徽州茶人方岳的“茶话”

2018-11-16
来源:悦读茶书会

haocahwang.jpg


方岳(1199--1262)字巨山,号秋崖,新安祁门(今属安徽)人。理宗绍定五年(1232)进士,曾为文学掌教,后任袁州太守,官至吏部侍郎。因忤权要史嵩之、丁大全,贾似道诸人,终生仕途失意。工于诗,多描写农村生活与田园风光,质朴自然。其词多抒发爱国忧时之情,风格清健。


方岳是古徽州祁门人,他出生在一个世代耕读之家,天资聪颖的他七岁就能赋诗,时人称为“神童”。方岳一生创造了大量的奏状、铭、记、诗词等;其诗文不拘古律,吐语清旷,以意为之,“一奇二怪”;方岳曾在一景点题了一首诗,600多年后,歙县紫阳山人、被誉为“晚清画苑第一家”的茶画大师虚谷,在方岳留有题诗的壁上,续题了十绝;其中一首云:“壁间墨客扫龙蛇,所写诗佳字亦佳。忽见一诗增感慨,吾家宗伯老秋崖。”由此可见方岳诗歌在当时的影响力。


方岳不仅是生在徽州茶乡、长在徽州茶乡,甚至是老死在徽州茶乡;所以他喜茶爱茶嗜茶,在其留传于世的《方秋崖先生全集》中,有茶诗茶词近三十首;如《黄宰致江西诗双井茶》、《次韵清修老墨梅新茗》、《光孝寺作茶供》、《刘逊子架阁·江茶》和《茶僧赋》等;这些茶诗无疑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茶文史资料。


1.jpeg


细读方岳写茶之诗词,不仅可以领略其品茶之心情及环境,还可以了解宋代时期各地的茶叶生产及品饮方法等。方岳还将饮茶看作是一门艺术,他讲究环境的协调并倡导以清幽为主,享受回归自然之美并追求人与自然之和谐;如果细细欣赏并剖析他的茶诗词,可以欣赏茶人方岳的胸怀和品格。


茶是古人夏天的解渴之物,也是一种极好的消暑之物。当然,茶的甘苦之味,寒凉之性、清沁之香,还可以使人在“避暑”的行为中得到最理想、最现实的避暑效果。


所以,方岳在《煮茶》诗中说:“曝近春风湿,松花满石坛。不知茶鼎沸,但觉雨声寒。山好僧吟久,云深鹤睡宽。诗成不须写,怕有俗人看。”


他和宋代的许多茶人一样,也喜欢到寺院中去品茶;这是因为寺庙座落在深山幽野之中,环境优美亦清凉幽静,在品茗消暑的同时又可以兼得禅趣,何乐而不为呢?


然倍受推崇的还是方岳的《入局》茶诗;诗曰:“雁鹜行余纸尾箝,岸湖老屋压题签。印文生绿空藏柜,草色蟠青欲刺檐。茶话略无尘土杂,荷香剩有水风兼。官曹那得闲如此,亦奉一囊惭属厌。”


其中“茶话略无尘土染,荷香剩有水风兼”的诗句中出现了“茶话”一词,这也是中国茶史上“茶话”一词的最早文字记录。


在我国,以茶待客的礼仪由来已久。据文献记载,江南地区在两晋、南北朝时,“客坐设茶“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的待客礼仪。古时,人际间的茶礼仪很多,如有客人来访,主人会喊一声“看茶”;在杯身与茶盖细碎的私语中,主客尽欢;而这种饮茶清谈后来就发展成了“茶话”。


说白了,“茶话”就是饮茶谈话。其实,今天使用的“茶话会”一词,是复合历史上“茶会”和“茶话”两辞演变而成;或者说“茶话会”是在“茶宴”、“茶会”的基础上演变而成的。两种说法虽有差异,但比较接近。


总之,“茶话”是摈弃了过去茶宴、茶会那些费时忘业、以及排场奢靡的历史陈迹,保留了品茗叙谊、论事的内容;这也是茶风的变革和进步。而“茶话”一词的出现,无疑是徽州茶人方岳为中国茶学的一个贡献了。


来源:悦读茶书会

点击进入十月刊电子版

00.jpg


易树凌峰手机端横幅.png

阅读 521
分享
写下你的评论吧